變態瘋子

我夢見自己像活在電影裡。

我是故事的初章。

我一如既往慢慢過活我的日子,
應一時興起之念頭與朋友一起旅遊,
卻不料遭遇困境,
被阿拉伯的王公貴儲囚禁於宮。

我們被當作侍從,服侍貴妃。

我朋友在我們作苦後的宵夜,
開始對我說他的故事。
他說這是為了找人提醒自己,
不要忘了自己是誰。

於是便換我訴說我的故事,
當我講完之時,
我微微的抬起頭,
我想我一臉神情應是放下重擔後解脫的臉。

我朋友驚訝的看著我,
他大張的嘴巴,
眼睛圓瞪瞪的看著我。
接著他笑著對我說了一句話,
那話直戳我的心窩,
愣不防的將我溫暖起來。

我拉起床被掩過我的頭,
背對友人,
慢慢地、慢慢地流淚。
友人以為我生悶氣要安慰我,
我告訴他:
「你突然將熱水袋愣不防的往我霜冰的心窩揣,
你說我心窩怎麼不滴水?」

我的片段結束,
還有其他片段正播放著,
我母親便將我叫醒,
繼續在我心窩那放冰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