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瘋子

我夢到我是傑森,十三號星期五的,不是月光光心慌慌的麥克,雖然也是殺人魔,但我總覺得傑森要比麥克酷得許多。

我被困在一個房間,房裡有四人,兩個男人兩個女人。

我先是殺離我最近的男人, 然後另一個男人我就直接一刀劃開眼睛。

我沒想殺掉,只是用瞎而已。

女人則分別是金色短髮女與編大麻花捲的眼鏡女 。

眼鏡女想要自殺,所以吃了很多安眠藥,正昏迷不醒 ,另位金髮女則為了要救瞎男,用我剛剛丟在地上的軍刀,剖開她肚子,挖出裡邊的腸子,放了火種在肚子裡,嘴巴吐出小小星火,燃起剛剛的用好的木柴,甚至將自己肚子當成風鼓用力擠壓,屁股剛好是吹嘴對著柴火用力吹。

如此奇絕的畫面搭上她試著細心照顧瞎男,那認真的面龐叫人好笑又憐憫。

可惜好心被狗啃,瞎子以為金髮是要試著殺眼鏡女,所以給她服用大量安眠藥,不想讓他發現她殺了眼鏡女,沒想到天算不如人算,被他這瞎子發現事實真相,所以準備將他殺死,而現在所有的細心照顧,是金髮為減輕內疚與罪惡感的作為,瞎子如是想著。

她背叛了我!她要準備殺我!我要回擊並殺了她!

所以瞎子把金髮女給殺了,手拿用褲腳所做的繩子,用力絞著金髮的脖頸,不給金髮任何辯解,卻沒想過這一切是我所主導的。

我只不過是讓眼鏡女的屍身放在瞎子的附近,就演變成這樣的結局,真叫我好笑!也讓我對金髮產生悲憫。

我看著金髮女想抵抗的雙手不再抵抗,看著她對我的憤恨與對瞎子的失望,她應是沒想瞎子會對她如此不信任與猜忌,更沒想自己對他的愛在不信任與猜忌,會被扭曲成殺意。

她愛的是如此卑微,卑微的比塵埃還低,我腦中閃現張愛玲的話。

我默默在一旁看最後的生存者,走出房門。

外面有位接應人員,替我評估任務結果與成效,並去鎖門,但他突然說鎖沒法鎖。

要鎖時,發現無法鎖門!這是致命的缺失!

他慌我也慌,因為我知道倖存者一定會奮力一博,至少也要和我同歸於盡。

試著鎖門也沒辦法,而瞎子也要準備殺我,所以我就跑了。

瞎子闖出門外,把站在一旁的接應人員殺了。

電梯來了,但太遲了!在我進入電梯時,竟在最後一刻不能使用, 電梯門一開就看到瞎子正在外面,當我要準備逃出電梯門時被他聽到腳步聲,於是我死命奔跑到電梯門對面的樓梯,他緊追在後,試著追殺我。

他口裡念念有詞的說「都是你!都是你!……」而我在逃跑時不忘吐糟他,現在才想悔悟?我在心頭如是回答。

而我是傑森,所以自然而然擁有身體耐傷性,我就直接從樓梯之間的縫隙那邊直接跳下去,從十樓跳到八樓、從八樓跳到六樓,一層一層跳下去,身體滿是傷。

瞎子仍不放過,所以在我最後啟動完緊急毀滅按鈕時,我在大樓外被瞎子抓到,我被他身體撲倒,趴在地,而他騎在我身上,赤手空拳的一直打我臉。

手已破皮出血,還有骨頭裸露出來,皮肉與筋骨的藕斷絲連,看了叫人喊疼。

大樓爆炸,剛好爆炸的熱浪衝擊到瞎子,瞎子當了我的肉盾,我就狗屎運的活下並起來度過我凡人的日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