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瘋子

渣攻X死心塌地受(或許有續篇吧?)

“能不能允許我活著?”
男人卑微的在信上寫道。

男人從來都不怕死,只是怕永遠不能接近“他”。
男人知道死後,“他”不會參加喪禮,更不用說看望自己的墳頭。

因為“他”是從未將男人看待成「人」,他只是看待成「棋子」

不、不對 “他”並未將男人看待成「棋子」,因為就連「棄子」的待遇都比他好 「狗」、或許“他”把男人看成忠誠、犯賤的狗,一條不關怎麼虐待、折磨,都會回到身邊的狗,一條不用呵護寵愛的狗。

男人不是沒有反抗過,男人曾拒絕“他”交出項鍊。
項鍊很簡單,只是黑繩捆綁艷紅且似火紋的羽毛。
項鍊是男人重要的寶物,是位摯友贈送給男人的禮物。

“他”要求男人贈予項鍊給他的心上人, “他”甚至對男人說:「你若贈那項鍊給他,你要什麼我都給你,就連我的心你都能要去。」

男人終究還是沒給“他”。

男人承受更多的折磨與暴力,身上沒有一處不是烏青,本來蜜糖的膚色,現在看來雜斑、不潔。

男人接到“他”下達的任務。
任務很簡單,只要除掉正在逃命的敵人,“他”就能成龍頭老大。

但這也表示“他”不需要男人了。

槍斃最後敵人,男人拿出掛在頸上的項鍊,拿起打火機點燃羽毛,火焰吻上羽毛,漸漸燃燒,火炎越來越大,甚至即將吻上男人的手,但火焰慢慢形成一位人影,最後成了一位少女。

「你終於要許願望啦?小傢伙」少女像是見到老友般漾起微笑的問道。

男人慢慢的道出願望。

「是啊……我要許願,我許願___可以得到他所想要的一切。」男人苦笑的說出荒誕不經的願望。

「這、這、這至少要犧牲一條的靈魂,才、才能實現。你!你不會是要犧牲你自己去成全那男人?」少女驚慌、錯愕的抓住男人雙手,緊緊不放。

「我不想轉世之後,還要再遇到他、愛上他、為他……像個賤貨般的活著。我不想牽扯無辜,而且我想要消失、永遠的消失,至少這樣我就不會變成靈魂纏擾他,造成他麻煩吧。朋友啊……幫我這最後的忙吧」男人無奈的對少女說出原因

「唉……你每次都這樣,從來都不想給你自己一點後路。你看你身材!八塊肌!重點是你胸肌超大的!完全都可以把我淹死了!我告訴你,你的身體我是不會放過的,我一定會不停的揉你胸部的!」少女雖微微的嘆息,不忘順便調戲男人,少女微笑的說,但眼眶早已滑出一滴滴淚珠。

她答應了男人,她揮手一晃,一瓶玻璃罐便出現在眼前,少女告訴男人準備好了,就開始儀式。

男人寫完最後的一封信,便牽起少女的手,告訴少女:「這封信妳要不要給“他”隨妳意願吧……」

男人身體慢慢飄出一點點白光,白光都飄到玻璃罐。

男人就這樣沒了聲息。

身體躺在少女懷中,就像米開朗基羅的《聖殤》。

评论(4)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