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瘋子

不知為何,
有時會煞那的沒來由悲傷。

真是奇妙,
有隱形的淚水在眼眶,
從未流淌出眼眶。
我嗚咽過似的,
腫痛像骨刺哽咽喉管。
胸腔更是包裝紙,
裝著青煙的哀悲,
只要輕輕拆開胸肋,
就會飄散出哀慟與悲愴。

但我並未覺得那刻的我應該是傷悲的,
不如說… 我應是從容或無感,
甚至應是樂以忘憂的!
但……
我還是有。

或許是種防禦機制吧?
避免我盛滿太多悲苦,
變成一個大如臉盆的水球,
一個小小的針尖刺破,
我,
就會崩潰。
潰堤所有悲愁。
破碎的皮球碎片,
是拼不回皮球。
所以我頃刻的泣涕,
所以是正常的吧?

不然,

請告訴我,
這些飄來的「悲」,
是從何開始存根我心?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