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瘋子

聊夢

我想我真的很喜歡夢中世界,哪怕夢裡的內容帶給我懼怕、緊張和不安之外,我想我還是喜歡的很。

你問我為什麼? 這個我想應該是夢中世界不像現實那麼的……嗯、該怎麼說呢?擁有實在的壓迫? 我知道聽起來像講廢話,但是對於我來講夢裡的世界等同與現實世界。

就舉例來說莊周夢蝶好了,不知周之夢為胡蝶與?胡蝶之夢為周與?夢若那麼真實了,我又該如何分清現實? 所以我情願把夢當成另個世界的我,醒來時為夢中死去的我泣涕著、欣喜著、怒罵著、煩悶著……

她又何不是我?只不過是一夜頃刻的人生。
有時候我真想見見莊子,想跟他喝茶聊夢、聊生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