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瘋子

我夢到我有一個愛人,我竭盡我所有的愛去愛他,每當我試著表現我的愛時,我都會在自己的鑰匙圈上串上鑰匙,而鎖頭則會給他,但他似乎不屑我的愛,他都會把那些鎖頭給扔了,並時常開玩笑我、玩弄我。

漸漸的我的鑰匙圈快沒位置可以串了,但他的鑰匙圈卻從未有我的鎖,
但不知何時有了一把銀色的鑰匙和一個眼熟紅色鎖頭。

我知道繼續下去只是在勞費解心神作的賤自己罷了,所以我要放棄他。

我把鑰匙給他時說:「我要放棄你,我的鑰匙圈太重了,我要換新的了,這些鑰匙你隨便處置吧。」

他說:「我們去紅房罷。你會重新愛上我的。」語氣冷靜,但手卻用力的緊握著我,強迫我跟他走,似乎不信一個深愛他已久的人會突然放棄他。

那紅房是個木屋,但外觀塗了紅漆,所以叫紅房,而我本身懼怕那地方,因為那地方似乎是關押人的地方。我撂倒他將他壓在地上:「我是個不喜歡將許多鑰匙串在手上的人,但因為你我才願意串那麼多鑰匙。現在的你只是討厭有人放棄你,特別是你討厭的人放棄,而這使你沒玩具或下人好差使或玩弄罷了!」我憤怒的吼著,宣泄一直以來所有一切的不滿。

他眼神開始悲傷的看著我,似乎自己才是沉重而深愛著我的人,而躺在他左肩旁他的鑰匙圈。銀鑰閃著光,紅色的鎖鮮紅似紅房的漆,我才想起那是紅房的鎖,或許他不知何時知道會發生這種事,亦或是他也喜歡上我、愛上了。我不想要再猜測了,我怕死這又是什麼玩弄或玩笑,我已經沒膽可以像以前一樣奮不顧身的去愛他,每天沉重的拿著鑰匙圈看著他並給他鎖,希望他的鑰匙圈上有自己送的鎖。

我不想要了,所以我逃跑了。
而我就夢醒了,我想起那銀鑰和紅鎖,是他喜歡的人給他的,而夢中的我只是個替身,從頭到尾都只是個替身。

我哭了,為夢中自己感到不值,因為他從頭到尾都知道自己是替身,但卻每次假裝忘記事實。我是如此希望自己的夢結局不要那麼殘忍,但我知道我自己的夢從來都不會有好結局。

但是我每次都會在隔天忘記,因為我要忘了“他”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