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態瘋子

我果然還是喜歡海妖⋯⋯
比起溫柔的美人魚,還是有血性的海妖美。
畏懼之物總讓人不自禁受其吸引。
(完全不知道要給這位海妖衣服配什麼顏色⋯⋯

描線果然崩(苦笑)

很好看的音樂影片,我特別喜歡他們在電影院看3D影片的場景。

影片中男生看著電影抽泣的臉與女生淡漠的臉形成強烈鮮明對比,這也許是暗喻最後兩人戀愛中,投入愛的他終會受傷,而對她來講這不過是拿來"消磨時間的愛情片"。

這部影片讓我看了心理有點難受,但人世滄桑,誰不受傷過?玩弄了別人,就要有被別人玩弄的覺悟,影片中的男生許是知道這道理,所以才會跪在地上哭吧⋯⋯

畫家的畫風很特別,讓我想起了提姆·波頓,所以試試用水彩畫了男生,可惜一點都不像,看來只能慢慢摸索了(´・_・`)

我夢到我是傑森,十三號星期五的,不是月光光心慌慌的麥克,雖然也是殺人魔,但我總覺得傑森要比麥克酷得許多。

我被困在一個房間,房裡有四人,兩個男人兩個女人。

我先是殺離我最近的男人, 然後另一個男人我就直接一刀劃開眼睛。

我沒想殺掉,只是用瞎而已。

女人則分別是金色短髮女與編大麻花捲的眼鏡女 。

眼鏡女想要自殺,所以吃了很多安眠藥,正昏迷不醒 ,另位金髮女則為了要救瞎男,用我剛剛丟在地上的軍刀,剖開她肚子,挖出裡邊的腸子,放了火種在肚子裡,嘴巴吐出小小星火,燃起剛剛的用好的木柴,甚至將自己肚子當成風鼓用力擠壓,屁股剛好是吹嘴對著柴火用力吹。

如此奇絕的畫面搭上她試著細心照顧瞎男,那認真的面龐叫人好笑又憐憫。

可惜好心被狗啃,瞎子以為金髮是要試著殺眼鏡女,所以給她服用大量安眠藥,不想讓他發現她殺了眼鏡女,沒想到天算不如人算,被他這瞎子發現事實真相,所以準備將他殺死,而現在所有的細心照顧,是金髮為減輕內疚與罪惡感的作為,瞎子如是想著。

她背叛了我!她要準備殺我!我要回擊並殺了她!

所以瞎子把金髮女給殺了,手拿用褲腳所做的繩子,用力絞著金髮的脖頸,不給金髮任何辯解,卻沒想過這一切是我所主導的。

我只不過是讓眼鏡女的屍身放在瞎子的附近,就演變成這樣的結局,真叫我好笑!也讓我對金髮產生悲憫。

我看著金髮女想抵抗的雙手不再抵抗,看著她對我的憤恨與對瞎子的失望,她應是沒想瞎子會對她如此不信任與猜忌,更沒想自己對他的愛在不信任與猜忌,會被扭曲成殺意。

她愛的是如此卑微,卑微的比塵埃還低,我腦中閃現張愛玲的話。

我默默在一旁看最後的生存者,走出房門。

外面有位接應人員,替我評估任務結果與成效,並去鎖門,但他突然說鎖沒法鎖。

要鎖時,發現無法鎖門!這是致命的缺失!

他慌我也慌,因為我知道倖存者一定會奮力一博,至少也要和我同歸於盡。

試著鎖門也沒辦法,而瞎子也要準備殺我,所以我就跑了。

瞎子闖出門外,把站在一旁的接應人員殺了。

電梯來了,但太遲了!在我進入電梯時,竟在最後一刻不能使用, 電梯門一開就看到瞎子正在外面,當我要準備逃出電梯門時被他聽到腳步聲,於是我死命奔跑到電梯門對面的樓梯,他緊追在後,試著追殺我。

他口裡念念有詞的說「都是你!都是你!……」而我在逃跑時不忘吐糟他,現在才想悔悟?我在心頭如是回答。

而我是傑森,所以自然而然擁有身體耐傷性,我就直接從樓梯之間的縫隙那邊直接跳下去,從十樓跳到八樓、從八樓跳到六樓,一層一層跳下去,身體滿是傷。

瞎子仍不放過,所以在我最後啟動完緊急毀滅按鈕時,我在大樓外被瞎子抓到,我被他身體撲倒,趴在地,而他騎在我身上,赤手空拳的一直打我臉。

手已破皮出血,還有骨頭裸露出來,皮肉與筋骨的藕斷絲連,看了叫人喊疼。

大樓爆炸,剛好爆炸的熱浪衝擊到瞎子,瞎子當了我的肉盾,我就狗屎運的活下並起來度過我凡人的日子。

你怎麼就這樣猝不及防的闖入我眼簾?
我千防萬防,怎就剛好失算這剎那?
應許是緣吧……
讓我償還這愛的報復

羨慕

別人總問我為何我總要羨慕他們?

我說因為我羨慕你們追夢的姿態,那總是讓人迷戀、羨慕。

他們疑惑我的羨慕。

你……也可擁有不是嗎?

  我確實是擁有。

可我早已粉碎我的夢想。

因我迷戀塵囂的現實。

渣攻X死心塌地受 後篇

「你找我有什麼問題?講快點,老娘還要做正事呢!」 少女剛現身便棒喝般吼出她的不滿,眉頭緊皺的快能把蟲子夾死般。

「蛤?你個爛人腦袋爛了,不代表我也爛了好嗎?!因為覺得有什麼沒能得到感覺身體空虛,所以來找我?覺得願望有問題?」少女瞬間讀懂“他”的心,聲音尖銳高亢像把刀,要捅破人的耳鳴,直接對著“他”叫囂。

「拜託用你腐爛的腦袋瓜想想願望是許什麼?」少女指著自己的腦袋,再指“他”說出話來。

「對!就是“得到你所想要的一起”!」 “他”從招喚開,從頭到尾都沒說句半點話,卻像被少女讀心似,就知道他所有的想法。

「沒錯,我就是讀心!我懶得等你講話,所以直接讀心了。回歸正傳,你想想那願望。」少女坦白實話,並帶回問題。

「他許的是你“想要的”,而不是你“需要的”。這兩者的差別不用我講你也知道吧?」少女手作枰秤,嘲諷的說著。

「你想想你失去了什麼?是愛情嗎?不是吧?你不是把到你要的白月光?權利?這也不是吧?你現在做的位子,不用我提醒唄?金錢?這更不可能吧!你若喊窮,你讓這世界的人怎麼喊窮啊?」

「你再想想。他不是無形的事物,他有形的!不是死的,是活的!至少是在你失去前啦……」少女輕嘆道。

「他……他的感覺像杯水 ,喝他時你總嫌不好喝,但失去他之後,你喝其他飲料多了,反而會突然想喝他,類似這種感覺。」少女想了一下,回答“他” 。

「心裡有底了吧?就算你想不想承認也沒差啦!反正你也要不回他,畢竟你把最後能要回他的機會給燒了。」

「你問什麼機會?就那封信啊?如果你允許他活著,而且你也“想要”他活著,那麼你就可以一舉兩得,成為真正的贏家。」少女哀歎的看向角落的灰塵。

「可惜你就是腦袋爛,把信給燒了。你這舉動是直接給他打上死刑啊……這表示你根本都不想要他活著。那麼自然的你也就失去他了。」

「其實就算沒許這願望,這些你想要的一切,其實你也是可以得到,因為他都會想盡辦法要給你。甚至就連你和那個誰談情說愛都可以。他可以看你與別人熱戀,自己站在一旁觀望、不去打擾,默默吞著痛楚,給你祝福……」

「不過也沒啥用了啦,就算你想要時間重頭來過也沒辦法回到他還沒許願之前的時候,因為這就表示你沒辦法得到你已經拿到的“想要”,以此類推的話。你就算要拿回那封信也沒辦法,因為那不是你想要的,而是“需要”的,所有能把他要回的願望都等同於是“需要”。」

「簡單來說,就是你永遠要不回他啦!在這三千世界的輪迴與涅槃外,你也找不回他。叩頭虔誠敬拜佛祖三千年,也換不回他的回眸與相遇,塵埃落定尋不回,只能補風捉影找替代之物,你……蠻可憐的。」

「但你還是活該。把紅繩搞得破爛不堪就算了,還不止斷掉幾次。線頭另一端的他一直試著修復、打結,結果被你誤認成孽緣,良緣錯認成孽緣、孽緣錯認成良緣,生生世世認錯人,紅繩也禁不起這麼多折磨,早已破破爛爛的,也難怪你一直以為是孽緣。」

「現在你命格已改。富貴榮華盡一生,桃花泛濫情無定。千里尋眸不見伴,情海浮沈似浮萍。不知算好、還是壞,不過算好啦!問題解決了,永遠不見啦!」

結尾倉促結束似被火舌燃到,落幕盡下。
“他”終須一生悔恨,因無人牽手伴身,與其偕老。

桃花繁綻花終落,枯枝落葉無人伴。可憐桃花矇眼尋,紅花落下已無人。